【文/翟敬宜】當了十幾年記者,不免被好奇的人追問,你們是怎麼找到新聞的?很強吶,每天都能把版面填滿!

這一題通常令我語塞。究竟什麼是新聞,當過記者的都能說上幾句,但可能問十個記者,就有十種不同答案。

比較學術派的會娓娓道來,新聞就是代替讀者守望社會環境,在不違反公序良俗的情況下,儘量提供讀者想知道、與應當知道的資訊。

比較務實的人會嘆口氣說,雖然理念如此,但終歸,記者是在寫長官想看的新聞。

更老實的人乾脆承認,新聞,都是做出來的啦!

於是記者很可憐,縱有理想,卻無法逃離新聞室的控制,與做新聞、搶新聞的緊箍咒。

昨天連勝文和蔡依珊替寶寶辦雙滿月酒,可以當個例子。電視新聞說,劉嘉玲也出席了,但郭台銘沒同行;另外,她送的禮物是一雙名牌嬰兒鞋。

很典型的名人兼娛樂新聞。但採訪這條新聞的記者可能沒跑過精品,講不出嬰兒鞋的名門背景,主管也沒在意就讓她呼嚕過關。但很多媒體長官,是聽到「精品」兩字就耳朵豎起來,非要記者查到底,這嬰兒鞋是哪一牌、賣多少、還有哪些名人買過,通通給我問到!

這股風氣,曾在陳幸妤生老大時掀起狂潮。不巧我那時的採訪路線之一叫做嬰童用品,「第一公主」替「第一金孫」到哪家品牌買了哪些東西,嬰兒床、嬰兒推車、嬰兒搖椅、嬰兒服嬰兒保養品,一樣一樣奉命「查証」;到後來,連陳幸妤用的擠乳器是什麼牌子的哪一款都寫了出來。扁嫂若是興之所至的去了百貨公司替金孫辦傢俬,那更是天搖地動,一通電話直逼品牌公關給我講清楚。

說真的,那堆新聞令我頭皮發麻。寫稿時一打到「第一金孫」就不平衡,幹嘛叫什麼第一第二啊,多麼封建馬屁;陳幸妤替他兒子買啥東西,三姑六婆芝麻綠豆,又對讀者和社會有何助益?

沒辦法,長官說,這是新聞。

長官真的認為這是新聞嗎?其實也未必。但他們說,我們不寫別報會寫,到時候漏了怎麼辦!這頂帽子夠大了吧?看你有沒膽子不寫!雖然,它真的只是個芝麻綠豆。

可敬的讀者,我們這些人必須向各位致歉,你看到的新聞,很多就是這樣做出來的。(但如果你們也看得津津有味,就也怪不得我。)

顯然,台灣媒體進步的速度很慢,第一家庭即將汰舊換新,「馬上」的熱潮中,「名牌」仍毫不遲疑的插上一腳。見到鏡頭就閃的周美青是話題人物,偏偏不愛說話,那麼,就從她身上的行頭下手吧!連續幾天的新聞都狂打周美青背的黑色大包包,法國名牌啦,簡約時尚風啦紛紛出籠,拍賣網站的廣告也打蛇隨棍上,大大寫著「酷嫂包在這裡」。

我猜,一定有人沾沾自喜著自己搶到了獨家,讓別的媒體跟著跑。輸人不輸陣,第二天,立刻有電視台記者把「黑包包」效應擴大,咬定是周美青帶起了黑色時尚風,隨即報了這一條──黑色真的很流行,連蠶絲內衣的廠商也說黑色最好賣,「而且已經缺貨嘍!」

說起「獨家」,也真令人感嘆。在新聞界,獨家本是珍貴、慎重的代名詞,比較嚴謹的媒體不輕易在標題前掛「獨家」,即使這條新聞真的沒人報導過。「獨家」不但是「獨有」、「搶先」,而且必須「事關重大」。但不知何時起,獨家成了電子媒體的廉價商品,無關痛癢、毫無趣味、非關民生或國家要事的新聞,只要我有你沒有,一律很大方的替記者掛上「獨家」。

很多平面媒體的同業都有類似的經驗,明明是見了報的新聞,兩三天後搖身一變,成了某新聞台的獨家,只好自我解嘲──可能是他們「獨家」拍到了電視畫面吧!

電子媒體同業別火大,我從無平面媒體的優越感,家家有本難念的經,電視台記者的畫面壓力與競爭壓力確實沈重,為了畫面與話題,難免時而誇張,時而牽強附會;更何況您們的身後,還有那磨刀霍霍、主宰著上稿、路線與考績的主管;而主管,則顧慮著收視率、老闆、廣告商、和有背景有力量的採訪對象。一線記者,終究只是小心翼翼頂著鋼盔往前衝的馬前卒!

念書時,老師們諄諄教誨,新聞工作是一種社會責任;到了這競爭辛辣的年代,好新聞好文字雖不時可見,但照這走勢,仍不免令人憂心,「把讀者與責任放在心中」的根本大法,是否終將無立足之地?

儘管諸多無奈,但看新聞,有時竟可轉型為樂事一樁。話說報導連勝文請雙滿月酒的那位記者,在講完名牌嬰兒鞋之後,突然冒出一句:連定捷的皮膚遺傳了媽媽蔡依珊的「白皙亮麗」……

嗯,真是有創意的形容詞。雖不及某知名主播多年前將「飛機在上空盤旋一周」自作聰明改為「盤旋七天」、從此被封為「胡」說(Hu’s Talking)的令人絕倒,卻不失為忙累一天之後的小樂子。


denden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